吃苦等于吃补?如果台湾年轻人是草莓族,那瑞士就是草履虫!

吃苦等于吃补?如果台湾年轻人是草莓族,那瑞士就是草履虫!

前天看到了 台湾之光 ,动画特效师林振宇享誉国际的新闻,他之前曾在台湾忍受  23 K还被长辈骂草莓,没想到一身绝技让他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 ,替知名电影、影集製作特效,还帮目前最火红美国 HBO 影集冰与火之歌(原文 Game of Throns)获得艾美奖最佳视觉特效奖,年薪破 500 万元!BTW,笔者可是忠实粉丝呢~

看到这则新闻让我想到,前阵子长辈在  Line 狂转一篇名为《中国崛起之台湾末日》  的文章,结尾提到某某执行长说台湾的年轻人真的「像草莓一样 …」。

当他告诉应徵者: 「我每天工作超过 14 小时」,超过一半的人听了之后都会直接打退堂鼓,让他感到失望。

看到第八个长辈又转传这篇文章, 担心台湾年轻人是草莓、不能吃苦、没竞争力的时候,真很想跟他们说:「如果台湾年轻人是草莓,那瑞士年轻人就是草履虫」。 稍微冷就开暖气,稍微热就开冷气,稍微加班就过劳,才是完完全全吃不了苦。

让人不禁自问,为什幺瑞士人可以过着不用加班却享受均富的生活?为什幺林振宇在台湾是草莓族,到了国外竟可以变成大英雄?

虽然林振宇并不是在瑞士发光发热,但在台湾时一样忍受过「草莓族」不能吃苦的责骂,所以本篇就 「吃苦是否等于吃补?」 这个主题,以笔者本身较为熟悉的瑞士来探讨。

除了历史脉络、人口数等等原因之外,笔者观察,最重要的原因是,瑞士人完全不推崇吃苦。 对于实事求是,讲求逻辑的瑞士人来说,吃苦就是吃补根本就是鬼扯。没有意义、目标不明的吃苦,等于吃屎,不但没有补到,反而只是在消耗你的青春而已。

也不是说他们就完全不能吃苦,而是不认同吃苦本算身是一种正面能力,更不认为忍受薪水低又加班的环境,是一种美德。除非, 吃这个苦本身有明确的目的,或是此人对这件事有燃烧不完的热情。

如果 身边有正在吃苦的人,他们顶多只会同情,而不认为这是一个优点,因为 有能力者是不需吃苦的 ,无能者或是可怜者才会被迫吃苦 ,因为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或选择权。

他们所崇拜的,是当眼前有条辛苦的道路时,有办法「思考出如何能不吃苦」的能力。 当一个年轻人正处于人生的彷徨时期,比起直接花时间埋头苦干、每天补习、或是被老闆操,其实先停下脚步思考,是需要更多勇气与智慧的。

台湾想要脱离第三世界,就不能再用工作时数、能否吃苦耐劳作为衡量一个年轻人竞争力的标準之一。柬埔寨与巴基斯坦也有很多被掌控的廉价劳工,一天工作超过  16 个小时仍然赚不到什幺钱,也没有让他们国家变的比较有竞争力。

工作时数与产能没有绝对的关係, 如果你的小孩跟上述某某执行长一样,拥有一天可以工作超过  14 个小时的吃苦能力,赚了很多钱却赔上了健康,也无法陪家人,这样的成功真的值得骄傲吗?

在瑞士一份超时工作却没有加给的职缺,一来会违法,二来没有人会去应徵,所以僱主也被迫要改善条件,才能找的到人才。但是在台湾,太多人不问为什幺的就习惯吃苦,还觉得这是一种美德,僱主怎幺会需要改善工作条件?

以国家考试来说,因为台湾人很会吃苦,所以考试题目再难,大家可以熬夜读书,每天泡在补习班、图书馆, 放着大把青春不去谈恋爱、交朋友,放弃与家人相处的时间,一心一意的準备考试,造成的结果是大家一起提高录取门槛。

想要提高国家竞争力,应该着眼于培养年轻人建立「思考出如何能不吃苦」的能力。 是这个能力让人类不断进步,因为懒得走路而发明轮子,因为懒得去很远的溪边打水而发明水井。越懂得吃苦的人只会越落后,因为乖乖吃苦走路去打水就好,哪有时间发明轮子跟水井?再理盲的推崇吃苦的能力,就等着被统治吧。